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:www.gzzjw.cn
分站:
贵州作家网: >> 原创作品 >> 散文 >> 正文

船的记忆
信息来源:本站发布    作者:陈薪宇    阅读次数:402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12

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文/陈薪宇   编辑/李剑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大约很久没有去外婆家了。

       以前每次去外婆家,都要在二百多公里的盘山公路上,辗转颠簸十多个小时。那一路上的风,总会卷起滚滚黄浪——颤抖的车窗上全是迷茫刺耳的撕裂声,仿佛有铺天盖地的黄虫侵蚀而来。我随车在浪里翻腾,大有哪吒闹海的味道。这个中的酸涩,足以把思念要贮存一整车。
      如今,高速公路贯通了外婆家,只需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。这不,说走就走,一路春明景和,心情如春风过境般轻松自在。
      到了外婆家,乡村已从熟悉到了陌生,陌生中洋溢着巨变的欣喜。乡村那沉淀着岁月的灰砖青瓦已经不复存在,新时代的浓墨重彩粉妆登场,拨地而起的楼房次第林立,家家户户的廊檐下,还挂着新春的符号。一排排灯笼,一张张笑脸,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。昔日的小家碧玉如今换上了洋装,令人倾慕不已。
      尝过有点早的晚饭,霞光已经漫染了整个乡村,我置身于安静祥和的画中游走,下意识的在搜寻着什么?
      晚景中,我仿佛见到外公从田间地头晃来的身影,脸上挂着笑容,伸出粗糙的手,拭去我脸上淘气的汗渍,揉捏着我疯跑一天酸疼的小腿;慈善可亲的外公蹲下来,让我爬上他佝偻如桥的背,聆听他娓娓道来燕子洞的故事,还有千年古树的神奇——可是,这些都成了干裂的记忆:外公承载多少暴风骤雨的背,如温暧的船舱已经离我远去;那曾经吹着七月的风,飘逸着银铃的笑的船此时应该卸下了负载,在天河上悠闲。
       小时候在外公的背上,觉得外公是世界上最高大的人,可是随着我越长越大,外公的背影却越来越小,最后…我还没长大,外公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“山丘”,那“山丘”凝聚着好多旋复的影像,乡邻们茶余饭后总会时时碰撞到。听乡邻们讲,外公生病住进院时还在给人家帮忙做饭。外公是他们村上做饭做得最好的一个,无论哪家办红白喜事,都要请他帮忙。重病住院了,外公还惦记着帮忙做饭的事,用外公的话来说,帮人家的忙,不答应则可,既然答应了就要说到哪做到哪,一根筋。一件件平凡的小事,铸就外公高大的形象。小“山丘”的故事,乡邻们口口相传着。
       晚景中,来到外公家的老宅。 还记得老宅门前的那棵芙蓉,外公临走之前的那个晚秋,当霜侵露凌时候,它丰姿艳丽,时时绽放万种风情。
       可是说来也怪,在外公去了天国之后,这株芙蓉就慢慢枯萎,想必是追随精心侍候它的外公而去。我是再也见不到当年和外公一般见识的芙蓉了。
       迷糊中,不知不觉来到千年古树旁,古树高达十余丈,直径两丈有余,树干被蛀虫掏空,内可置一小桌,坐三四个人,下棋打牌都行。古树虽历经千年风霜,却依然枝繁叶茂,傲立挺拨,矗立在公路旁,见证着小镇的变迁。在这地无三尺平的僻壤——被崇拜的神树,乡亲们生怕有一天它飞走,自发在树根上钉上了钉子。
       芙蓉,这不再孤独的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精魂!穿透了我内心隐隐的澎湃!象一幅浓墨淡彩的国画,更象外公青春的影像,深深的被我钉在记忆漩涡中,生怕有朝一日他也会飞走!远远的,在亮岩,在亮岩外的崇山峻岭之中……
大约很久没有去外婆家了。
       以前每次去外婆家,都要在二百多公里的盘山公路上,辗转颠簸十多个小时。那一路上的风,总会卷起滚滚黄浪——颤抖的车窗上全是迷茫刺耳的撕裂声,仿佛有铺天盖地的黄虫侵蚀而来。我随车在浪里翻腾,大有哪吒闹海的味道。这个中的酸涩,足以把思念要贮存一整车。
      如今,高速公路贯通了外婆家,只需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。这不,说走就走,一路春明景和,心情如春风过境般轻松自在。
      到了外婆家,乡村已从熟悉到了陌生,陌生中洋溢着巨变的欣喜。乡村那沉淀着岁月的灰砖青瓦已经不复存在,新时代的浓墨重彩粉妆登场,拨地而起的楼房次第林立,家家户户的廊檐下,还挂着新春的符号。一排排灯笼,一张张笑脸,掩映在青山绿水之中。昔日的小家碧玉如今换上了洋装,令人倾慕不已。
      尝过有点早的晚饭,霞光已经漫染了整个乡村,我置身于安静祥和的画中游走,下意识的在搜寻着什么?
      晚景中,我仿佛见到外公从田间地头晃来的身影,脸上挂着笑容,伸出粗糙的手,拭去我脸上淘气的汗渍,揉捏着我疯跑一天酸疼的小腿;慈善可亲的外公蹲下来,让我爬上他佝偻如桥的背,聆听他娓娓道来燕子洞的故事,还有千年古树的神奇——可是,这些都成了干裂的记忆:外公承载多少暴风骤雨的背,如温暧的船舱已经离我远去;那曾经吹着七月的风,飘逸着银铃的笑的船此时应该卸下了负载,在天河上悠闲。
       小时候在外公的背上,觉得外公是世界上最高大的人,可是随着我越长越大,外公的背影却越来越小,最后…我还没长大,外公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“山丘”,那“山丘”凝聚着好多旋复的影像,乡邻们茶余饭后总会时时碰撞到。听乡邻们讲,外公生病住进院时还在给人家帮忙做饭。外公是他们村上做饭做得最好的一个,无论哪家办红白喜事,都要请他帮忙。重病住院了,外公还惦记着帮忙做饭的事,用外公的话来说,帮人家的忙,不答应则可,既然答应了就要说到哪做到哪,一根筋。一件件平凡的小事,铸就外公高大的形象。小“山丘”的故事,乡邻们口口相传着。
      晚景中,来到外公家的老宅。 还记得老宅门前的那棵芙蓉,外公临走之前的那个晚秋,当霜侵露凌时候,它丰姿艳丽,时时绽放万种风情。
       可是说来也怪,在外公去了天国之后,这株芙蓉就慢慢枯萎,想必是追随精心侍候它的外公而去。我是再也见不到当年和外公一般见识的芙蓉了。
       迷糊中,不知不觉来到千年古树旁,古树高达十余丈,直径两丈有余,树干被蛀虫掏空,内可置一小桌,坐三四个人,下棋打牌都行。古树虽历经千年风霜,却依然枝繁叶茂,傲立挺拨,矗立在公路旁,见证着小镇的变迁。在这地无三尺平的僻壤——被崇拜的神树,乡亲们生怕有一天它飞走,自发在树根上钉上了钉子。
       芙蓉,这不再孤独的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精魂!穿透了我内心隐隐的澎湃!像一幅浓墨淡彩的国画,更象外公青春的影像,深深的被我钉在记忆漩涡中,生怕有朝一日他也会飞走!远远的,在亮岩,在亮岩外的崇山峻岭之中……




     陈薪宇:贵州师范学院大二学生,热衷于文学,也尝试创作,作品偶有发表报刊。




--The end--








已经有 0 条评论
最新评论

版权所有:贵州作家网 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/许可证:黔ICP备18010760-1号

站长QQ519680416 电话15985051823 维权顾问:李向玉律师(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电话:13628552882

网站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杂志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 QQ1群:598539260 QQ2群:84587631


您是本网站第 30823583 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