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:www.gzzjw.cn
分站:
贵州作家网: >> 原创作品 >> 中篇 >> 正文

复活
信息来源:本站发布    作者:潘雨龙    阅读次数:5783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21

2

我很累,很累。累得连呼吸都仿佛成了问题。

我极其纳闷!为什么走了这么久还见不到一颗星辰?难道我所独行的是一个没有白天与黑夜交替的疆域?我不禁疑惑重重。我确实是在向前渡步,却无论如何挣扎也还处在炊烟四起的竹林中。我甚至怀疑起来,我所谓的走是否只是在一个地方来回周旋?

我小时候就听老人说过村里的管章庆撞鬼的事情。说是村里死了人,他有一匹快马;主家便请他去帮忙找道士“翻书”。然后,待到了一片山林时,他倒是觉得自己是骑着马在奔驰,可远处的人却看到他一直在山林中转悠走…转了不知多少圈之后,待他看到马粪才恍然大悟。可虽然意识到了,但他却怎么周旋也走不出来。幸好耕地的农夫呼唤了一声他才如梦方醒……村里人都称这种现象为踩了山里的迷魂草。想必如今我也是如此吧?一定是的!不然怎么会一直在竹林中来回窜走呢。

又过了一天,我快要放弃了。因为,我实在不能坚持了。

这一刻,我连拖动自己的身体都成了问题,我的四肢也逐渐僵硬!尽管我的头发也被一种不知名的鬼东西粘得难受,可我也竟没有一丝力气去梳理一番。但我也只是仅仅要放弃,事实上的我并没有完全如此;“要想让我彻底放弃?那除非让我倒在地上再也翻爬不起来。”这便是年轻的冲动人的想法?

对,就这样,拖着苟延残喘的身躯向前摸索。不哭泣,不放弃。这一刻,我只能这样给自己打气。

到了这天中午,我终于晕倒在这片阴暗的竹林地中!可我也仍是向前倾倒去的,我至少还有着自己需要勇往直前的理念?在倒下那一刻,我的身体被砸得空响,就如一个几十斤重的物品从高空坠落一样,可是我却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疼痛。

不知不觉,我就闭上了眼睛。

“婆婆,救我。婆婆救我……”

我到底是在梦中还是现实里,还是我已经死了?这时的我早已神志不清。我是不愿死去的人,我舍不得离开世间,就如初恋的情人离不开彼此一般。为了证明我自身的状态?我也只得用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大拇指,直到痛得无法自拔的时候我才终于相信我还没有死去。可我怎么一直在喊着“婆婆”呢?或许是饥饿过度的缘故,这才让我的直觉和反应都出现了问题?可事实却并非如此,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。此刻,我的前面正站着一位端详的婆婆,她看起来将近八十。她的头上顶着一头花白的发丝,就如冬天的飞雪所淹没的山头;身上披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衣,而且长衣之内还裹了七八件缝满刺绣的短服;至于裤子?那可更加风趣了,一条绣着花边的大脚裤不时地在风中浮动着;至于形象?她则伏着弯弓一样的背,接近僵硬的两只裹着白布条的小脚极其吃力地在泥垢上支撑着躯体。在从上往下扫描的时候,我还特别注意到,她还穿着一双别具一格的绣花鞋,至于那种古老的花纹?不知多久前就已经走出了我的印象。她一直都站在木桩搭建的小桥上背对着我。任由我喊了四五声也没有回头。

“婆婆,求你救救我。”

她耳朵有点背了?我继而叫了四五声也始终没有回头。当我又陆续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,她才终于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:“你叫啥名字啊?孩子。”

“婆婆,我叫唐秋生。”

“怪了,我怎么没有收到关于你的消息呢?”

虽然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,但从她低沉的语调里我却听出了重重的疑惑。

“婆婆,求你快救救我,我快要被渴死了。”

这时我已没有其他奢求,只是一心渴望她能赐我一杯水喝;透过乌瘴望去,我便看到她身后的木桩上正端放着一碗清汤。我并不是出于贪念,只是一心想着,只要有可以一些液体性的东西顺着喉咙淌下,那就肯定会舒服得忘乎所以。

她始终没有回头。

我又陆续地向她发出求救的信号,可她也终究没有转过身来…在过了十几分钟,也是我即将再次晕倒的时候,她才用食指指了指她身后木桩上的清汤,虽然没有任何言语,可我却知道她是暗示我可以喝了。在得到她的准许之后,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力气!总之,我猛然一下就朝着那碗清汤奔了上去。

“咕咚,咕咚……”

连我自己都听到了诺大的声响!果不其然,一碗汤瞬间就被我就喝得一干二净。

可她终究还是没有回头。

在喝下清汤之后,我才感觉自己终于活了过来。这时,我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磕起头来,并且嘴里还疾驰地呼喊着:“多谢婆婆,多谢婆婆。你的大恩大德,秋生永世难忘。”

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,也正是当我的头被桥上的木板对撞得昏昏沉沉之际,她才终于回过头来对我说了一句:“不要磕了,过去吧,我苦命的孩子。”

“婆婆,您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铭记于心,如若来日再有缘与您相见?我一定要给您备上一些礼物作为答谢。”

在向她表示了感谢之后,我最终还是过了桥去;在我心里,我始终要去往远方。

“对了,婆婆,这汤是叫什么汤?真好喝。等我回家也要叫俺娘给我煮一碗。”在过了桥之后,我又掉头向她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孩子,这叫孟婆汤,你娘可是煮不了的……而且婆婆也只会给你这么一碗。”这一刻,她的语气愈加低沉下来,甚至,仿佛还有些想哭出来的冲动。

天际还是昏昏沉沉,烟雾也依然萦绕在竹林之间不愿散去。

已经有 1 条评论
最新评论

暖ミ : 2018/10/7 18:26:03

文笔很不错,加油!

版权所有:贵州作家网 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/许可证:黔ICP备18010760-1号

站长QQ519680416 电话15985051823 维权顾问:李向玉律师(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电话:13628552882

网站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杂志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 QQ1群:598539260 QQ2群:84587631


您是本网站第 29909407 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