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:www.gzzjw.cn
分站:
贵州作家网: >> 原创作品 >> 长篇 >> 正文

罪恶
信息来源:本站发布    作者:牛杨    阅读次数:6309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3-07




第四章  

 

令牛新芳万分痛苦的是,过了好多天王刚既没有归还那本杂志,也没有就夹在杂志中的信的内容回复牛新芳。

牛新芳整天心神不定。她好几次都想去直接面对王刚,但是又怕自己唐突冒失反而出现尴尬。在学校,他们也曾经偶然相遇过,但是双方都是在同学堆里,牛新芳不方便说话。王刚脸上毫无表情,也没有正眼看一下牛新芳。

牛新芳忍无可忍,终于找到了一个和王刚独处的机会。

学校要组织学生去学农劳动,帮助公社社员锄草。因为锄头数量有限,学校广播里通知各个班级派一名学生去库房统一领取锄头。牛新芳从窗户里看到王刚走出教室向学校库房走去,急中生智高举右手,强烈要求代表班级去领锄头。

班主任看见平时不怎么关心集体的牛新芳如此主动积极,高兴地指派牛新芳去领锄头。

牛新芳等到其他同学扛上锄头走出库房以后,双眼死盯着王刚的脸问道:“你怎么不给我回信?”

王刚为难地低下头,犹豫了一会儿抬起头告诉牛新芳:“我爸妈让我安心学习考高中,不能做分心的事。”

“你把我写信的事儿告诉你父母了?”牛新芳惊呼道。

“是的。”王刚肯定地说。

天哪!牛新芳感到天转地旋,双腿无法站稳。这个书呆子,怎么可以这样!我那封用心书写的情书就这样被他践踏了!学习!学习,你学死算了!

“你学死算了!”空荡荡的库房里回荡着牛新芳怒不可遏的吼叫声。那声音充满了伤心、愤怒、怨恨和孤独。

牛新芳的初恋就这样被无情地扼杀了。

她好几天都没有到学校上课。有人说她病了。有人说她失恋了。大家并不是十分关心她。因为她平常就独来独往,也没有特别吸引别人注意的地方。

牛新芳最后还是来学校了。

短短的几天时间,她好像变了一个人。她整天沉默不语,魂不守舍,脸色蜡黄,嘴角紧闭,颓废地窝在座位上发愣。

同学们都在紧张地复习,准备高中升学考试。没有人关心牛新芳的心事。

老师说,这次高中升学率为80%,也就意味着100个学生当中,有20个人不能上高中,当然也就失去了将来考大学的资格。

牛新芳从以前渴望接近王刚骤变为惧怕遇见王刚。她那颗坚决、热烈、好强的心灵受到了无情的伤害和践踏。这个重大的打击让她痛不欲生,万念俱灰。她总是选择人最少的时候来到学校,等到同学们都走了以后才最后一个离开学校。她甚至都不愿意继续上学了。

“地狱!这里是我的地狱!”牛新芳咬着嘴唇愤恨地说。

牛有福看着闷闷不乐的女儿,觉得女儿有心事。他知道女儿学习不如老二,对女儿考高中、考大学也并不看重。他更心疼这个宝贝丫头。

这天,他问牛新芳:“丫头,有啥不高兴的事给爸爸妈妈说,不要藏在心里。如果你嫌给爸爸说不方便,就给你妈妈说说。”

牛新芳忧郁地摇摇头:“爸,我没事。您放心吧。”

母亲张桂兰是一个要强的女性,工作方面绝不肯输给丈夫。她担任蔬菜班的班长,没黑没白地守在田间地头搞蔬菜新品种试验,根本无暇顾及女儿的心事。

牛有福正一筹莫展的时候,生产队的广播里传来了女广播员悦耳的声音:“广大社员同志们,现在广播通知。明天上午10点整,全体社员在公社俱乐部开大会。再广播一遍……”

牛有福听到广播突然想起了什么,以探询的口气对牛新芳说:“丫头,这个广播员是你田淑珍阿姨,马上要调回天津了。公社最近正在找人顶替她呢。你愿不愿意顶替她?要是你愿意,我去给公社王书记说说?”

牛新芳如同发现了新大陆,眼睛里闪烁出希望的光芒,急切地回答说:“行!只要不上学,干啥都行!”

1981年7月,王刚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金山县一中,再次成为高中尖子班的一员。大多数同学也都上了高中和职业高中。也有小部分同学告别了学校,扛起了锄头变成了公社社员。

牛新芳也正式成为一名人民公社的新社员。不过她不用风吹日晒地去修理地球。她顶替田淑珍成了公社广播站的广播员了。

“社员同志们,现在播送生产新闻。我公社社员周志远同志在收割玉米劳动竞赛中,一天收割玉米500公斤,受到公社的通报表扬。”

牛新芳清脆利落声音通过广播喇叭,传到了火热的田间地头,传到了全公社的每家每户。

牛有福和张桂兰听到了女儿的声音特别兴奋。牛有福高兴地说:“这个丫头本事大着咧!我们牛家也出了一个文化人。”

张桂兰自豪地说:“看你美的!丫头是我生的,随我了!”

牛新芳的播音虽然带有牛有福传给她的河东口音,但是作为一个乡村的广播员还是说得过去的。

牛新芳每天早早地来到广播站,接通设备电源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她首先按点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《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》,再转播河西人民广播电台的《河西新闻联播》,然后再转播金山县广播站的《金山新闻》,最后自己播报公社的生产新闻和各种会议通知。工作十分简单,日子过得也充实,郁闷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。

一天,几个闲着无事的小伙子趴在广播站的窗户上,透过玻璃打探牛新芳是怎么播音的。他们一边张望,一边拿牛新芳开玩笑。

牛新芳看到这帮嬉皮笑脸的家伙,立即停止播音,冲到窗户前,一把扯上窗帘,不让他们看到自己。

那帮家伙不甘心,用手拍打玻璃,干扰牛新芳播音。

牛新芳一把拉开门,端起一盆凉水就向他们身上泼去。

那帮家伙像落汤鸡一样落荒而逃。

牛新芳站在门前,双手叉腰,望着稀里哗啦奔跑的小伙子们,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少女开朗的笑声中夹杂着一种带有磁性的柔媚的声调。小伙子们听来别有一番迷人的韵味。

牛新芳觉得天是蓝的,风是暖的,甚至眼前这个世界也变得让人舒畅起来。这是她少女时代最风光的时刻。在那一刻,她的少女时代的黯淡时光结束了。生活揭开了新的篇章。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胜利者,是受到大家羡慕、佩服的公主和英雄一样的角色。

她暗暗对自己说:“我就是要做一个强者”。

有时候,她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王子一般的王刚。她对自己被冷遇感到很不甘心,总是觉得自己被王刚轻视小看。她怨恨王刚,但是又时刻关注着王刚的一切消息。

怀念他?留恋他?

牛新芳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思。

  

已经有 1 条评论
最新评论

鐗涚殑鑽夊師 : 2018/5/7 13:46:42

情节曲折,故事吸引人,有教育意义。

版权所有:贵州作家网 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/许可证:黔ICP备18010760-1号

站长QQ519680416 电话15985051823 维权顾问:李向玉律师(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,电话:13628552882

网站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杂志投稿邮箱:guizhouzuojia@126.com  QQ1群:598539260 QQ2群:84587631


您是本网站第 29909092 位访客